Owl Sonatas

拨几弦折戟沉沙的往事,捧一把岁月送你。

丛林无战事 (二)

本故事纯属一时脑洞,如有雷点,概不负责。

篇中角色除名字外,与现实中人皆无关系。

存在冷CP。

———————————————————————————————

                                                          2

 雨滴落在繁密的枝叶上敲出淅沥的声响,丛林里遍布泥泞的各类爪印。而转过山口某棵年事已高的巨大睡柳,草叶倒伏的泥泞路径上则仅剩下清一色的巨大梅花印。

Ramos从斜侧小径快速小跑过来,奔向枝丛茂密的径路尽头。尽头挺立着一片极密的阔叶灌木,Sergio加速,带着一身水珠消失在枝叶中。

      “停——”

灌木后俨然是一处隐蔽的岩穴。岩穴极大,每逢此季节,便成为山谷东侧狼群的传统集合场所。Benzema蹲坐在穴内,伸出一只灰色前爪优雅地晃了晃,制止了要继续冲进去的Ramos。它跳开几步,远离那全身都在滴水的狼,挥爪指了指洞旁的一堆脏兮兮的草叶:“Sergio,如果不想被Toni和Cris咬断脖子的话,就弄干净再进去。”

Sergio猛然抖了抖纹路繁复的漂亮毛皮,水珠如落雨砸在岩壁和叶子上。而动静还没过去,洞口又钻进一只湿漉漉的家伙。

“看样子我不是唯一迟到的。”James放下衔着的一丛阔叶,向身前的两头狼微微摇了摇尾巴,透亮的黑色眼珠里还带着些许幼狼的天真。

Sergio顺势在那丛崭新的叶子上蹭干净脚掌,侧头对James揶揄一声:“这回Iker不会再说Sese是最后一个了。顺便说一句,这叶子真不错。”

于是赶在另一阵雨点砸过来之前,Benzema和Sergio一路小跑向岩穴深处的交叉口。Sergio看着Benzema的尾巴一甩消失在西侧岩洞,下意识地回瞥一眼,踌躇几步,终在James湿漉漉的目光中顿住了步伐。


      “你们迟到了。”

穆里尼奥撑着黑色雨伞站在一栋老房子前,空闲的手拎着一支双管猎枪。他上前几步,目视着一队人马浩浩荡荡地行至面前。

“抱歉,Jose,道路太泥泞了,马跑不快。”为首的光头男人儒雅一笑,翻身下马。

于是在一阵寒暄声中,一队人鱼贯进入那房子。青藤在屋外墙壁上攀爬,叶子的空隙中,透出砖石的青色来。

几位村民站在不远处,不时小声议论几句。

最近这些日子里,牧区里所有人都注意到村子里来了一位出手阔绰的大人物。他带来的商队挨家挨户地收购新鲜动物毛皮,狐狸皮鹿皮羊皮等几乎来者不拒。如果货色上乘,他们开出的价格甚至比市价还要高出二成。在此利益驱动下,纵使连日雨丝缠绵,村民们高涨的热情也丝毫不见熄减。因此,当穆里尼奥宣布这位商人要组建一支狩猎队进入丛林时,纵使议论纷繁,拳拳而动的年轻人的高呼还是盖过了反对的声音。

而此时,组织者穆里尼奥正在向刚刚成立的猎队解释情况。

“可是,既然只是狩猎,我们这三十人和四十条猎犬的队伍是不是太庞大了些?”光头猎手微微疑惑地摸了摸带着青色胡茬的下巴,视线扫过身旁众人。

“Josep,这林子目前还是狼群的天下。“穆里尼奥将地图放在桌子上,眉峰微微挑向瓜迪奥拉,“山谷两侧活跃着两个狼群。如果说这世界上有什么事最危险,那就是和狼抢猎物。因此,一切还是谨慎为好。”

“没错先生,这里毕竟是牧区。现在的季节正是狼群活跃的时候,”一位黑发浓眉的年轻人开口道,”有备无患总是好的。“

“不错。你叫什么名字?”

“Aitor Karanka。”

”Karanka,“穆里尼奥微微一笑,打量着这位目光沉着的年轻人。”我们目前还缺一个向导。而看起来你对丛林并不陌生。“

”不,先生。事实上,“卡兰卡微微一耸肩,”我们都称Carlo Ancelotti先生是牧区的百科全书。“


我们的”百科全书“先生正披着斗篷站在一条小径边,平静地目视着一小队人马小跑而过。风携着雨丝将马背上的帆布包裹掀起一角,露出黑色枪支的轮廓。他习惯性地掏出卷烟叼上,而摸遍口袋后才记起自己并没有带打火器。不待他下一步动作,一只手便抢先一步,轻轻取下了那根微微沾着湿意的烟。

他抬起眼睛,那男人深邃而略显锋利的眉眼就在眼前。


略显阴沉的光线从窗户透进房间。安切洛蒂一边为自己和穆里尼奥斟上两杯酒,一边听后者毫不疲倦地劝说着自己至少拒绝了八次的事情。

“Mr.Florentino可以给出相当高的报酬。说真的Carlo,这比牧羊的效率要高得多。”

“村子里有许多勇敢活络的年轻人。再说,我现在这生活也没有什么不好。”

“可是每个人都心知肚明你是最合适的人选。而且,Carlo,”那人放下手中摩挲许久的高脚杯,低沉下来的声线里染上少许苦涩,“我们至少有十几年没有并肩战斗过了。”

安切洛蒂对上他径直望过来的浅灰色眼眸。几个词在他的喉结一滚,最终随着他端起的红酒一起,被咽到了胃里。


而在丛林的另一边。

阔大的Bernabeu岩洞里,二十多条狼井然有序地排列成两个圆,在隔了漫长的夏天之后,进行第一次集会。Iker蹲坐在一块较高岩石上,略带无奈地清了清喉咙。几乎没有狼在听他的捕猎部署。环顾四周,至少有十头狼在打瞌睡。Isco已经睡醒了三回,翻了翻身准备第四次进入梦乡。Cristiano正在专心致志地打理它那乌亮的毛皮,James垂着耳朵趴在自己的位置,努力地睁开几欲合上的眼睛。Toni倒是严肃地正襟蹲坐着,而再仔细看一眼,就会发现他只是在盯着Iker身后的石壁发呆。Iker就更不必看身旁正和Bale、Marcelo等狼小声嬉笑的Ramos了。

于是年轻的Bernabeu首领再次清了清喉咙,短促而力量十足地嗥叫一声,宣布全体出动。


——to be continued——



评论(7)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