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wl Sonatas

拨几弦折戟沉沙的往事,捧一把岁月送你。

丛林无战事(三)

欧冠之前来一发~

算是脑洞进一步展开之前的小段子吧。

照例说一句,本故事纯属脑洞,如有雷点,概不负责。

———————————————————————————————

                                                        3

狩猎队第一次迈进林子那天,阴沉的厚重云层终于裂开了金色的缝隙。

当一片阔叶乔木展现在安切洛蒂眼前时,阳光恰好从枝叶缝隙中投射出点点斑驳。他减缓了速度,即使在一片不知名昆虫鸟雀的吟唱声里,纷繁的马蹄踏在灯芯草上的声响也显得格外清晰。

他最终还是没能拗过穆里尼奥,以向导的身份出现在狩猎队里。

队伍已经推进了五英里远。前方是一条清澈的小溪,其中几只白鹭正悠然低头觅食。安切洛蒂望着前方的黑发年轻人,再一次警告性地开口道:“Karanka,我们最好不要打草惊蛇。别忘了,我们今天的任务只是来探查情况,熟悉地形。”

Karanka略带遗憾地放下了手中举着的黑色猎枪,适才其正瞄准了一只毛羽似雪的鹭。

穆里尼奥看了看怀表,宣布就地休息。 


距离狩猎队不远的低空上,两只灰隼轻轻掠过,留下一串刺耳的尖鸣。那是马卡和阿斯,丛林里公认最碎嘴的两只隼。上次它们这样卖力地鸣叫是为了一对儿正在闹离婚的狸猫。一方面,它们是最尽职的传话员,而从另一个角度看,它们煞有介事的评论内容挑起了不少森林矛盾。

而今天的头号新闻是:那支所向披靡的狼队又重新集结起来了!Camp Nou灌木丛的竞争者应感到地位危机!

马卡站在一棵野橄榄的长枝上,向身旁的一群红隼绘声绘色地描述道:“他们耐心地用了一个白天侦察地形,隔天夜晚在山谷伏击剿杀了一大群壮年麋鹿——据说有十多只,最终连一点骨头残渣都没有剩下。而灯芯草上残留的斑斑血迹则成了这顿饕餮盛宴的铁证。”

橄榄树下,一头身材壮硕的狼轻哼一声,不耐烦地向身旁阿谀谄媚的狐狸亮出了锋利的尖牙,后者忙不迭三步并作两步地后退,消失在一片灌木之中。


而同样能证明那顿野餐的马卡口中的主角们正闲散地在Bernabeu外不远处休息。事实证明,如果动物们观看了如下几幕,可能会对马卡的讲述产生强烈质疑。

Iker在久违的阳光下眯了眯眼,瞥到Gareth正蹲坐在一旁,姿势怪异地扭着脖子。Iker费力地也扭歪了脖子顺着它的视线望过去,发现透过一丛灌木的缝隙,不远处的Toni正伸出前爪,对着一块浅浅的水滩拨了拨自己额前的短毛。阳光抚摸着那狼优雅的身躯,温柔地为柔软的皮毛镀上一层极浅的金色。视线偏转一点,小溪边,几头毛色漂亮的母狼正俯下身子喝水。

Iker正过来脑袋,视线里陡然出现了正在缓缓活动脖子的Isco。二狼四目相对,Isco尴尬地眨了眨眼睛,Iker仰起头开始望天,心照不宣地共同放弃了拯救Gareth即将拗断的颈骨。

 真是群没出息的。Iker暗叹一声,看着一路小跑回岩洞的Isco的背影,心底又微微泛上些许疑惑——刚才Gareth和Isco似乎是在看Toni?无论如何,在这方面,应该让Cris多向队里的年轻狼传授一下经验。 

正思量着,只见四肢雪白的James衔着几支野蔷薇,勇猛地越过一块比自己身躯还高的岩石,奔向远处的小溪。路上,一眼瞥到Iker心里最有出息的Cristiano正在小径岔口与一头雪白毛皮的母狼吻别。于是刚成年的小狼一咧嘴,花朵栽进了泥里。

Iker再次望了眼天空。视野里充斥着清澈又深邃的宁静碧色,这令它觉得今日耳畔十分清净。它起身环顾,果然不见那有着独一无二错综纹路毛皮的狼。轻轻召唤一声,并没有得到回应。于是它转过身,强行掰正了Bale的头颅:“Gareth,Sergio去了哪里?”


————to be continued——————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