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wl Sonatas

拨几弦折戟沉沙的往事,捧一把岁月送你。

丛林无战事(四)

论文改完了真是神清气爽~还是来更一发吧

感觉快被我写成段子了。自己开的脑洞,流着泪也要更完……(真有那一天吗)

——

本故事纯属脑洞,如有雷点,概不负责。

————————————————————————————————

                                                 4

马卡和阿斯在林间低空穿行,聒噪而尖利的鸣声不绝于耳。几乎所有动物都在议论纷纷。议论主角并非丛林动物,而是此前甚少谋面的丛林邻居——人类。他们带着枪支和马匹,在山谷和草丛中布下各类伪装精致的陷阱,并收效显著——丛林里已经有为数不少的生命消失在漆黑的枪管之下。

一时间,林子里大部分动物行动都变得谨慎起来。豺狗不再抄近道经过陌生气息日渐浓重的出山口,野兔除了吃草,基本不敢离开安全的地下洞穴。

而狼群冷眼旁观着这群不速之客,还没有谁蠢到不顾一切地去撕咬人类的喉咙。当然,Iker也不确定这到底是不是归功于它一再而下的禁令。但值得一提的是,狼群里最初发现人类闯入的并不是Iker,而是Sergio。

 

让我们将时间调回到那个阴霾褪去的下午。

当太阳撕裂厚重云层的时候,Ramos正尽兴地在山坳里追捕一头步伐慌乱的野羚羊。在那羊慌不择路地奔向一条小径岔口之时,它一个停顿,猛然跃向侧方,迫使羚羊调转方向跑入一条灌木夹道。而正当Sergio伏身灌木正欲蓄势扑上之时,一声爆响伴着一股陌生的气味传来,羚羊轰然倒在了灯芯草上。

笑容在Sergio脸上消失了。它停止动作,不动声色地伏在浓密的灌木丛叶中,眼中隐隐有寒光闪烁。几个四肢无毛皮色怪异的动物走上前来,在那羊的尸体旁大声叫嚷。它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些陌生的动物,骤然想起Iker曾讲过一个在据说狼群中广为流传的传说。这些动物似乎被称作人类。它耳朵一摆,听到其中一个体态发福的男性正大声斥责一位年轻人,而其他几位正饶有兴趣地查看那只本应该成为它腹中餐的羊。

Sergio磨了磨尖牙,枝叶在它眼前轻轻拂动,风从远方送来一声熟悉的狼嗥。它警惕地看了看那些人手中漆黑的陌生枪管,踏着Iker悠长的召唤,悄然转身离开。


“Sese,不要惹上人类。”听完Sergio的讲述,Iker警告般地看着Sergio的眼睛,“过去有不少狼群就在这个问题上吃过亏。”

狼群已经纷纷停止玩耍聚拢到首领身边。James找到毛色乌亮的Cristiano,硬是把晚来一步的Toni挤到了Bale身边。Gareth微微摇了摇毛色极浅的尾巴,紧挨着Toni心满意足地蹲坐下来。

“我就是从比利牛斯山那边逃过来的。”Benzema不安地踱了几步,灰色短毛在风中微微颤动,“我亲眼见过他们用枪打穿了我兄弟的头颅。那本来也算是成规模的狼群,现在几乎剩不下几条狼了。”

Cris抬起前爪安慰性质地拍了拍Karim的脖子,环视一圈四周,下了结论:“Iker说得没错。总之,在不清楚他们要做什么之前,不要对人类轻举妄动。”

 

“我们应该离那些狼越远越好。”

安切洛蒂斥责完卡兰卡,侧耳听着丛林深处传来的低沉狼嗥,态度谨慎地对狩猎队告诫道。他看了眼有些西沉的日色,宣布打马回程。

“林子里狼这么多,万一碰上了怎么办?”卡兰卡收了猎枪,不以为意看着向导。

“狼皮的商业价值远不如狐狸和豹皮,完全没有必要惹上他们,否则得不偿失。”穆里尼奥刚指挥完一位猎手将那头野羚羊抬上马匹,声音从安切洛蒂后方传来,“况且,这里的狼群狡猾又谨慎,不到迫不得已,应该是不愿意袭击人类的。”

 

暮色四合。

Iker已经听烦了Sergio连续几日睡前在它耳边精力过于旺盛地念叨他要在下次捕猎的时候打头阵。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Iker看着Sergio再次轻车熟路地钻入它的洞穴, 不待它开口,直接一个翻身将Sergio扑倒压在身下。

“闭嘴Sese。如果今晚你能安安静静地让我睡会儿觉,我可以考虑在下次捕猎中给你一点奖励。”

身下的狼张了张嘴又合上,难得安静地看着它,琥珀色眼眸里色泽变了又变。Iker压着它温暖的毛皮,甚至能感受到那狼心脏剧烈跳动的声音。Sergio不安分地动了动,伸长脖颈,给了Iker一个猝不及防的吻。

“其实我只是想说,晚安,Melon。”


时间就像野茉莉的香味,被静谧的夜风一吹就消散无踪。当Iker再次仰望夜空,繁星中大犬星座的轮廓开始清晰闪耀。它踏在一块高踞的岩石上,一声低沉嗥叫,一群狼如黑色波涛开始汹涌而动。

又是一个捕猎之夜。

凑巧的是,丛林里最大的两个狼群为了同一群猎物而厮杀争抢的戏码又开始上演。在麋鹿争夺中,Ramos一头撞开挡在Cris身前的Pique,而隔壁狼群的苏牙又马上袭上前来。

“明明是我们先勘好路线的!”Isco的声音带着几分恼意,动作迅速地从Ramos身旁蹿过,试图截住前方冲上来的几头狼。

一片混乱的缠斗中,苏牙亮出了它那闪着寒光与狡黠的利齿:“鹿身上又没有贴着标签,谁抢到就算谁的。弱肉强食,本就是丛林的不二法则。”

Ramos不甘示弱地嗤笑一声:“你的脑子果然和你的牙一样野蛮。还不到最后关头,孰强孰弱还不一定呢。不过,要是你幻想着每次都能从我们嘴里抢走猎物,”它凶狠地呲了呲锋利的尖牙,一个跃步逼迫苏牙后退几步,“那就大错特错了。”

“Ramos。”苏牙眼角余光瞄到队友们悄悄包抄上来,向身前的狼微微一笑,“你去过林子外面的牧区吗?与其在这里费尽力气,不如去那个牛羊成群的地方饱餐一顿,还能向人类显示我们身为狼的权威。”

“身为狼,”Ramos也微微一笑,“要堕落到什么地步才会去偷其他动物的食物。”

“又是听了Casillas的蠢命令吗?”苏牙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语气几分嘲讽,“Bernabeu果然住着一群胆小鬼。”

Ramos一声低吼,气急败坏地扑上去与挑衅者撕咬作一团。不留神的间隙里,短腿Messi动作灵活地甩开几条狼,成功在Sergio眼皮底下咬住一头鹿的喉咙。看着隔壁狼群撕扯走为数不少的麋鹿,苏牙含着意味不清的笑容在Sergio眼前晃动:“要生存就别假装高贵了,能吃到羊才是最重要的。”


————————To be continued————————————



评论(3)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