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wl Sonatas

拨几弦折戟沉沙的往事,捧一把岁月送你。

丛林无战事(五)

设定为狼群,猎人。

本故事纯属一时脑洞,如有雷点,概不负责。

——————————————————————————————

                                                 5

天狼星在遥远的地平线上慢慢显露光辉。

丛林一片静谧,只听得不知名昆虫的清脆歌声。血迹隐没在草丛和灌木里,仿佛适才的一场厮杀从未发生过。

 

“Iker!”Sergio一路小跑钻进了Iker的岩穴,翻来覆去地打了几个滚,蹭在Iker身旁。后者懒洋洋地伸爪揉了揉那狼鼓鼓囊囊的肚皮,那不轻不重的力度与触感令Sese幸福地眯了眯眼睛。微微倦意中,忽然一丝记忆微光闪过脑海。Sergio眨了眨琥珀色圆眼睛,一个翻身,伸爪抱上Iker的身躯。它蹭了蹭身下狼的脖颈,毫无顾忌地将全身重量压在Iker身上,笑容可以称得上是灿烂:“Melon没有让Sese打头阵,那么答应我的奖励呢?”

Iker扭过脖子轻轻吻了吻它的下巴,平静的眼眸漾开浅浅笑意,好似丛林秋日波光粼粼的温暖湖泊。Sergio目不转睛地看着它,觉得即使是黎明前的天狼星也不会比它的Iker更美。

“你不是一直要吵着睡在这儿吗?今晚就——”Iker动了动试图使Sergio从自己身上下来,却见两只花纹繁复的毛爪子激动地勒紧了自己的脖颈,也掐断了自己未出口的半句话。

“Sese想每天都和Iker睡在一起!”

Iker抬起尾巴狠狠甩在Sergio屁股上,声音像是从牙缝里拼命挤出来的:“你他妈的能不能先从我身上下来?”

“嗯咳!”

一声刻意又做作的咳嗽在不远处响起。两只姿势怪异的狼不约而同地抬头,只见一头茶色毛皮的狼神色别扭地站在Iker的洞口,略显短小的腿因尴尬而不安地动了动。

“Isco?”

在Sergio被Iker甩在地上的杂音里,Isco忙不迭地澄清道:“Iker,那个,我,我发誓我只是刚路过,什么也没有看到!”

“不,Francis,若不是你,我差点儿就被Sese勒死了——不用管他。”Iker直接无视了Sergio抗议的眼神,起身向Isco走去。后者看一眼迅速跟上来的Sergio,转头直视着Iker的眼睛,声音仍带着一丝尴尬:“Iker,我只是代Toni问一句,Lutica回来没有?”

 

Bernabeu岩洞口,Luca表情痛苦地蜷缩着右后腿,用三条腿支撑着自己,费力地试图钻进岩洞。身后沿路而来的小径上,血迹一路淋漓。一阵夜风吹来,那狼长毛猎猎而动,显得体格愈发瘦小。

“你这是……被隔壁苏牙咬了?”一抹浅金色身影轻雅而至,正迎上扑面的夜风,一阵血腥味道灌满鼻腔。Toni皱了皱鼻子,连拖带拽地将Luca带到了自己的岩穴内,蹲坐下来,盯着它慢慢舔舐自己鲜血直流的后腿。那柔软长毛几乎被鲜血浸染透彻,一道极深的伤口横亘其上,皮肉微微外翻,简直触目惊心。Toni不由自主地动了动后腿,不着痕迹地别开了视线。

“山谷里的捕猎夹子。”

Iker的声音近在咫尺。它低头仔细嗅了嗅Luca的伤腿,眼眸里透着隐隐担忧。

“狡猾的人类把机关伪装在死羊里,是我大意了。”Luca懊恼地叹了口气,微微一侧身躯,伤腿突如其来的一阵剧痛令它眼睛里微微泛上泪意,“我费了极大力气才咬断夹子逃回来。不过Iker,这可不是什么野兔夹子,是捕狼机。”

 

眼下时节里,鸢尾花已经开始凋零。草叶沾染着晨露,在透着微微热度的光线里闪着晶莹剔透的光。

“Pérez先生对狩猎队最近的成果很满意。”遍布险恶陷阱的山谷里,穆里尼奥拎着猎枪向安切洛蒂走来,笑意和着光线在他脸上微微流淌,为他一贯严肃锋利的眉眼添了几分难得的暖意,“够他大赚一笔了。”

安切洛蒂同样含着笑意点上一根烟。瞥一眼后方,马车铁笼里已经装上了为数不少的狐狸和黄鼬。他立在一棵不知名的阔叶木旁,望着被枝叶切割细碎的天空,悠悠吐出一串烟圈。不远处,鸟雀昆虫的吟唱曲混着队员们的谈笑声,卡兰卡带着七八位队员骑马去前方探查道路。一切看上去都无比和谐。

穆里尼奥斜靠在安切洛蒂身旁的树上,视线若有似无地停留在一片飘落的绿叶,低沉的声线拼出简单的音节。

“Carlo。”

安切洛蒂没有出声。他知道穆里尼奥在想什么。如此温度,如此光线,最容易令人放松紧绷的心弦。而什么都不想的时候,往往又太适合回忆。他在燃烧的烟草味道中转头,穆里尼奥的脸在薄薄烟雾中微微模糊。

 

大概有十五年了。

十五年前,那个人的面容远比现在锋利英俊,而他也还是一个被称作“少女杀手”的清秀少年。就在这片林子里,他和穆里尼奥曾无数次骑马并肩而行。他们瞄准飞翔的乌雀练习枪法,也曾一路大笑毫不畏惧有何危险在前方。那个时候的许多时刻,那个人总是意气风发地望向自己,黑色鬈发在额前微垂,连呼唤自己名字的音节里都染着浅浅笑意。

“Carlo,当年我们还爬过这样的树呢。”十五年后的穆里尼奥拍了拍身后的树干,声音回应一般地在耳边响起。安切洛蒂笑了笑,在身边人的眼神里,他手指夹烟的姿态竟显出几分迷人。

“Jose,我都记得。”

 

那是他们人生中第一次遇上狼群。望着体格强健的狼凶残地撕碎了羊群的喉咙,两人都有些庆幸自己先前爬上了这课高大树木。他们紧挨着一动不动地藏身于繁茂的枝叶里,甚至能感受得到彼此的温热呼吸。在这样漫长又难熬的时刻,穆里尼奥的轻微的声音钻入安切洛蒂耳朵:“Carlo,如果我向那狼开上一枪,你觉得会怎么样?”

“你是不是疯了?”

 

“Jose!Carlo!不好了!”几声慌乱的高声呼喊将安切洛蒂从回忆中拉回现实。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来,穆里尼奥上前几步,卡兰卡惊慌失措的脸在视线里慢慢清晰。

“我们有两位队员失踪了。”


————————to be continued ———————————————


【关于年龄设定,脑洞中安胖十五年前是清秀的二十岁少年,穆里尼奥再年轻三岁】

【吐槽:网络不稳,lo的排版分分钟逼死处女座】


评论(4)

热度(1)